美金媽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除了價格 人生其實還有許多選擇 選擇你所愛 愛你所選擇 勇於面對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幸福和快樂
  • 3953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喀喇崑崙山脈 喬戈里峰基地營健行(21)

   再次環顧Jhola營地,依山傍水,潺潺流水從山體滲泌出來,乾淨的水源提供山旅者最好的飲用水,也提供野地植物的生長所需.環環相扣的食物鏈,在荒野中更彰顯得貧脊和荒漠所帶來的強韌生命力.
   先沿著Dumordo 河上游走,跨過搖搖欲墜的鋼索木棧橋,再往下游走,走到Jhola 營地隔河的正對面,繞了一個圈子,這段沙質地路不是很好走,耗費許多時間.聽蘇丹說起,原本橋就建在Jhola營地正對面,因為天然災害造成土石坍落,洪水沖刷,橋斷沖毀,甚至挑夫為了縮短路程,直接徒步涉水,被湍急的河水沖走而喪失了生命,彰顯此地的地形地貌險惡的一面,人為了生活,挑戰大自然的力量,心中挑起令人不勝唏噓的無奈感.
   走原路回程的山徑上,已經沒有來時的新鮮感,卻多了一份的熟悉,這份熟悉因為天氣晴朗而有不同的風景,海水藍的天空,沒有一絲絲的白雲劃過,山稜線清晰,紋理可數,巨大的山體,在不同的視角,呈現不同視角的峰情,雖然是些微的變化,我還是沒有放棄快門機會啊!
  

經過Korophon營地,稍作休息,Biafo冰川的支流,靜靜的流著,不像Baldu河那樣的湍急奔流,宛如是一條文靜羞赧的少女,我們偎依在她的身旁,有股安定的力量,這種強烈對比的氣勢,感受特別的深刻.
   陽光隨著我們的腳步前進,溫度也節節高升,我們行走在Baldu河的河岸邊,雖然河水奔騰,卻也沒有因而降低溫度,反而因為熱力的加持,好像在沙漠中龜速行走,越過Biafo冰川的末端,砂質地形,沙塵隨著腳步而揚起,小小的沙塵暴,讓我沾滿了整身的砂粉,讓我吸進了喀喇崑崙特有的砂粉氣味,著實讓人難以消受.

   走著,拖著,汗水沒停過的流著,可怕的是無感性的流失,口渴中樞不斷地發出求救訊號,我要喝水,我要喝水…,渴望前方的某處,從山壁縫涓滴出的水,可以及時提供我們的需求,然而記憶中來時的多處水源,消失不見了,是我記錯了?還是….,腦海中無法去細究心中的疑問,連找個遮蔭避暑的地方,比登天還難,所見的植物都矮小灌木叢,容不下我們的身軀,只得奮力往前走.
   豔陽高照的天氣,連山風都忘了捎來訊息,似乎大地都是靜止的,而我的心臟幫浦加強馬力,正快速的輸送黏稠的血液,通往全身竄流.漸漸地熱蒸發了我全身的水分,即將脫水的我,喝下了最後一口預留的水.最後一段平坦的山路,有著大石塊佇立,這也是最佳的遮蔭避暑的地方,雖然沒有風的加持,但至少不會在火熱的太陽底下直接曝曬,要命啊!
   沿途登山鞋一直掛點,就像受傷調皮的病患,彈性繃帶反覆的包紮,固定,脫落,重複著這些步驟,只希望能撐到登山口Askole 村落.然慘的事,蘇丹在路旁脫下了他新的鞋子,我以為他脫鞋子,是為了讓腳舒緩一些而休息,結果他告訴我腳底和腳趾破皮,毫無倖免之處,疼痛不堪,行走困難又揹著M的背包,我趕往前面告知M,是否能自己揹回自己的背包,反正再走半小時就到村莊了,結果M告訴我,我們走到村莊,再請哈珊來幫蘇丹揹背包,這個答案著實讓我傻眼,不是趕時間下山嗎?一來一往,時間不就是耽誤了嗎?蘇丹又不是妳的專屬個人挑夫,他是領隊,領隊落隊?又何需如此為難他,妳輕鬆快步走,他腳痛難耐走不下去.妳到底有沒有同理心啊!
   看見了田野,看見了牛羊,看見了村莊,看見了希望,預告了終點快到了,路旁的乾淨水源也出現了,我迫不急待地捧水猛喝,脫下頭巾,洗頭,沾濕衣服,降低難耐的溫度,清涼的水,讓邋遢的身軀,暫時得到紓解,讓狼狽不堪儀容,更加狼狽的同時,吉普車從身旁駛過,原來是哈珊派車過來接我們了,一陣歡欣鼓舞,先去載蘇丹,再接我們回Askole,雖然離村莊已經不遠了,但此舉壤我們感動久久,怎麼有這麼貼心的服務,哈珊你真的好優.
   回到Askole營地,挑夫們和村民已經聚集在等我們了,哈珊準備了一瓶2000毫升的可樂,我們一飲而下,滿足了我們的渴求和慾望,為這疲憊的身軀,注入最好的能源,雖然這是很平民的飲料,但我相信在此時此刻,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可樂,也是最無價的可樂.
    此時,快樂的時光即將畫下告別的句點.看著每個和我們同行夥伴,年輕的小夥子,不失天真和調皮,燦爛的笑容,一路有你們的扶助和照顧,讓我們這趟旅程,順利完成,十天生命共同體的革命情感,如同家人般的感情,卻有點依依不捨.更要謝謝你們,讓我看見了,你們對大自然的崇敬和運用大自然的資源,沒有太多的人為包袱,就地取材,渡過了冰冷的冰河夜晚,令人揪心,也令人讚嘆.

    當挑夫們一個個接過小費之後,新滿意足的笑容,感染了我,那份快樂和喜悅.甚至還調皮地跟Tony要騾子的小費,哈哈…,Tony也調皮地回應他說,如果騾子會花錢,我就給.就在一片嬉鬧中結束了這趟旅程,因為我們還要趕路回斯卡杜,行李裝備,已在哈珊的調度下上了車,我們告別了Askole,也告別了我們的夥伴,再見了.
   行過Askole村莊,沿著Baldu河岸邊,蜿蜒崎嶇的產業道路,驚險處處.回到來時坍方處,顯然坍方路已修復,不用再高遶,但為了安全,還是要下車走過坍方處.感覺修路工程還蠻有效率的.我們在制高點的樹蔭下悠閒地休息,等待貨車到來,脫去我們沉重的登山鞋,檢視登山鞋的戰績,結果5人有四雙登山鞋戰績輝煌,榮退~
   來到蘋果樹下的餐廳,享用我們在山區的最後午餐,這家餐廳的烤餅和咖哩雞,非常的好吃,吃過都會留下難忘的滋味記憶.等待吃飯的時間,我和Tony大哥,拿出肥皂,洗頭髮,11天未曾梳洗的頭髮,還一度油膩膩,洗不乾淨,必須重複沖洗,果然威力十足.洗後清爽的頭皮,和飽餐一頓,上車之後,就在吉普車的搖晃中沉沉睡去.
   吉普車突然熄火,驚醒了昏睡中的我們,搞清楚狀況之後,原來是拖拉機車,因為頭輕尾重,卡在山溝的路上,哈珊和司機下車幫忙脫困,墊石頭,村民齊力又拉又拖,拖拉機踩盡油門,始終動不了,最後借助我們的貨車,幫忙拖,加上村民的齊力合作,終於脫困,大家得以通行,在歡呼聲中揚長而去,真的是,意外的篇章啊!

   Shigar Fort,原本計畫回程時再去參觀,因為時間的緊迫而取消,也因為在勞累昏睡中而路過錯過,沿途也沒多做休息,就直奔斯卡杜Mashebrum旅館,看來只好,有機會再來參觀了.

   晚上七點鐘抵達了斯卡杜旅館,到旅館前,經過水果攤,Tony大哥下車買了兩顆如炸彈大的哈密瓜,一顆大約4-5公斤重,交給廚房,交代吃飯的時候切一顆,我們得以盡情享用,滿足我們的味蕾,慰勞我們疲憊的身心,大夥先進房,熱水梳洗乾淨,用最愉悅的心情,享用美味的晚餐.
    餐廳坐滿了客人,巴基斯坦吃晚餐的時間,跟法國一樣,都要等到八-九點才開始.等待的同時,蘇丹說對桌是XXX登山家的團隊,尤其是那位留有泛白落腮鬍的男士,顯得特別耀眼,只是我不知道他們的來歷.也許就因為不知道,所以沒有特別的在意,只是曾經在同一家餐廳旅館用過餐的過客,如此罷了!
    也許是過度疲憊,我沒有甚麼胃口,所以再美味的食物,擺在眼前,也只能勉強囫圇吞棗,我訝異的是Tony大哥胃口特好,真是羨慕他.當然,飯後水果,是我一直很期待的,當侍者端出一小盤哈密瓜時,有了小小的失望,哈密瓜很大顆,切出來怎麼只有小小的一盤?都不夠我們四個人塞牙縫.看著對桌的水果,可是大盤大盤地享用.我們還自圓說,廚房可能只有切一半,不對?三分之一,不對?四分之一,不對?為了釐清真相,請侍者來問清楚,到底給我們多少份量?侍者說,他要去廚房問,蘑菇了老半天,吱吱嗚嗚說不清楚,蘇丹也問了,哈珊也去瞭解,都問不出答案,Tony大哥請他們列清單,還是薑老的辣,旅遊業二十幾年不是白混的,結果答案出爐,我們看了清單之後,我們發現我們太仁慈了,都猜錯了.也許是他們太誠實,才使真相大白,而成了一樁閒餘飯後的笑話.
    這顆哈密瓜約重5公斤,切給我們的份量是1公斤,其餘4公斤,被旅館切去做公關了,就是對桌的登山家團隊.認真說來,公關要做,也是我們來做,怎麼會是旅館呢?旅館的人員向我們保證,明天會補還4公斤的哈密瓜份量給我們,雖然份量一樣,但感覺的氛圍不一樣啊!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中的基層生理渴望,被剝奪,心情就不美了.
    更勁爆的是,蘇丹把我們的行程看錯,以為我們明天要搭機離開,結果提前一天下山了,千趕萬趕的壓縮行程,搞得我精疲力竭,榨光我所有的精氣神而不成人形.怎麼會這麼烏龍啊!心情上有一點點虧大的感覺,因為提早一天離開大山大水的壯麗景色.若反過來想,多一天的休息,也是不錯的選擇啊!
    進了房門,髒兮兮的大行李擱在一邊,拖運袋的外表已被刮得滿目瘡痍,該如何去整理?混亂的思緒,擠不出多餘的體力,直覺告訴我先睡吧!明天起床再整理,就這樣燈來不及熄滅,躺在散落在床上的衣物,眼皮沉沉落下,很沉很沉…..
                              看著你從我身旁走過
                              離去的背影越來越長
                             形影孤單如一縷清風
                             就讓那寂寞在我心田 
                             擴大了面積
                             別了 我的朋友
  
行程紀事:
06:10 GO
08:40 Korophon Camp
08:55 Go
11:40 Askole
12:10 離開 Askole
12:40 至高點平台休息
13:20 離開
14:30 蘋果樹下餐廳午餐
15:15 拖拉機危機
16:00 拖哩機危機解除
19:00 Skardu
20:00 晚餐
Bakhor Dass 5810M
Mango Gusor 6288m
 This mountain belongs to braldu river valley,little parts of mountain can also be seen from (askole village)a last villege before start traking to baltoro glacier. But this shoot taken from (BIANTHA) camp site on right side of biafo glacier.this is the west face of mountain.

前往相簿:http://adminblog.yam.com/album.php?userid=wagaga&folder=1060725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