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金媽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除了價格 人生其實還有許多選擇 選擇你所愛 愛你所選擇 勇於面對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幸福和快樂
  • 396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喀喇崑崙山脈 喬戈裡峰基地營健行(17)

當踏出帳幔的時候,晨彩已經包圍整個喀喇崑崙山脈的心臟地帶,在山的邊境恣意幻化,我站在諾大的營地裡,360度的框景,我獨自享受這片刻寧靜的美,獨自擁有來自星球的曠世钜作,放遠望去,屏息以待,溫度依然冷冽,但一顆熾熱的心早已迴盪在絕美的心視界裡,抖擻的精神,將啟動我的腳步,創造新的扉頁樂章.

   原本預計5點鐘要出發的,結果延宕到6點一刻差五分出發,我不知道為什麼,其實,早走,晚走,只差在早回,晚回而已罷了,我堅定的意志,和強烈的企圖心,督促著自己要完成目標. 既然來到這裡了,豈可輕言放棄,而且今天天氣晴空萬裡,不見絲絲白雲天上飛,那還有甚麼理由不去呢?不試,妳怎知妳不行呢?切莫未到最後一刻,就下定論.

   從Askole 村落出發的時候,領隊蘇丹就沿路咳嗽到現在,剛開始我以為風沙大,空氣乾而引發的症狀,但蘇丹表示是感冒,我也提供了感冒藥給他,也沒見好轉,我深怕他到最後引發高山肺水腫,反而麻煩.而且今天還要陪我們走到K2基地營,有時候擔心歸擔心,也許他們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應該不會貿然行事才對.

   出現在營地的卻是哈珊,表示蘇丹咳嗽厲害,不宜前往,所以就由哈珊帶領出發了,踩在經過一個晚上的冷卻效應後,堅硬的冰磧石上面,沙沙作響的聲音,宛如剉冰一樣,不需要穿冰爪,跟隨著哈珊的腳步踏出去,紮實又穩固.

   蜿蜒迂迴地走在巨大的冰塔上面,來到一段需要下切的路段,大約兩層樓高,70度的冰塔斜坡,這讓我遲疑的一下,如果這是山路,只要有繩索輔助垂降,那我是穩操勝算的,可是今天是冰面的斜坡,滑溜溜的,沒有踏點,此時,哈珊從旁邊拉起一條通訊用的黑色廢棄電纜線,當作輔助繩,慢慢垂降下去,然後,必須跳過一米半寬,已經結成冰的冰河流,這可是會加速腎上腺激素分泌的機制啊!

   天光漸漸亮了,陽光慢慢渲染了每個山峰,驅走了淡藍調的清冷,耀眼的金黃色,,充滿了希望和活力,靜靜地坐下來欣賞喀喇崑崙山脈的晨光舞臺.看向Concordia 營地(北),就在美麗尖聳的Mitre 山峰的山腳下,這個角度是看不到帳篷的蹤影的.其實,坐在這裡,主要是要等挑夫和廚師的到來,欣賞風景是等待的獎勵.

   我們從Baltoro冰川轉向Godwin Austen冰川,沿著Godwin Austen冰川往南,朝K2 基地營前進,錯落有致的石礫,走來異常的辛苦,但延伸而來的壯麗景致,深深吸引著我的目光,快門也沒有機會停頓下來,我想唯有用相機把這美好的風景完整記錄下來,才是我此行最大的目標.
 

     就像在台灣登山一樣,我已經把它當成一種習慣,曾經有登山前輩這樣告訴我,當我們往前走的時候,不要忘記也要不時回頭望一望,我們走過的來時路,它的美麗風景是回程所看不到的,最重要的是認路,才不至於回程時,不認得路,反而造成迷路就不好了.既然來了,豈能放過任何角度的景色,我帶不走它迷人的風采,我卻可以用記憶卡把它帶回台灣,掠影360度的壯闊,一次再一次,我若錯過了這一次,也就錯過了這一輩子.

    Godwin Austen冰川,
     哈珊曾經試圖再次勸退我的想法,深怕我們明天原路回程會走不動.但我堅定地語氣告訴他,我今天來到這裡的目的是到K2基地營,而且今天的路算是還沒開始走,就談結束,更何況明天也還沒到來啊!怎能如此輕言放棄呢!這不是我射手座的個性.因為我知道,我是可以的.哈珊同意了我的看法,我們繼續邁進.


     雖然走得有點慢,慢慢走,慢慢拍,尤其走在四千公尺以上的高度,仰望著Broad Peak 8051M,是世界第12高峰,喀喇崑崙山的第三高峰,是台灣攀登隊兩次鍛羽而歸的山峰,這裡曾經有台灣人的腳步和勇氣,我何其有幸,今天我走到了這裡~Broad Base Camp,即使心臟的跳動可以明顯感受,但面對世界級的高峰,詮釋了健行的意義,不論是走到天涯海角,還是走過千山萬水,在乎的是一份感動,一份無法忘懷的感動啊!

    穹頂上的一片湛藍,包覆著視野的厚度,襯托每座高峰條理紋路的清晰度和層次感,我的目光停格在那壯麗山河,是我心之所嚮,真的,站在世界級高峰的山腳下,人,只不過如塵土般地渺小,登高行遠,極目遠眺,一覽眾山小,更能體悟虛懷若穀的真諦.
 

   哈珊邊走邊直指攀登隊的攀登路線,山勢雄偉巍峨,山體冰雪覆蓋,它有三條主要的山脊:北山脊、南山脊和西南山脊,其中北、南山脊為喀喇崑崙山脈的主脊線,也是國界線,在這兩條山脊上分別是中央峰(8016M)和北峰(7550M),這三座高峰挺拔突兀,直刺青天,故而當地人稱之為"佛洛青日崗Falchan Kangri",意即"三尖山",而"布羅德峰"的由來是在1892年一支美國探險隊所取的名字,用來形容它那延綿近一英里(1.5公里以上)的廣闊的峰頂.而西南岩壁的冰岩混合的線路的難度約為M6,整個岩壁的傾斜度在45-70度之間,接近頂峰刃脊的那段路線尤其艱難.但布羅德峰被認為是所有8000米級山峰中相對容易攀登的,登頂死亡率在10%以下,故攀登布羅德峰的正常季節在6到9月.

    對於攀登這件事,我只能用敬畏的心情去看待,畢竟攀登的風險是我個人無法去承擔的,看著豎立在基地營的石堆紀念塔,我的心情是沉重的,這裡有登山家成名立萬的事蹟,也有長眠於山峰之間的英雄塚,隨著古往今來的山客,留存在歲月的時空中,唯一不變的是峰中的記憶.今年三月波蘭冬攀隊伍,留下了兩位登山者,七月伊朗隊伍,也留下了三位登山者,仍然在美麗與危險並存的世界翱翔,致命的吸引力,也許這就是登山家最終的選擇.

     約莫十點鐘,來到了布羅德基地營,空曠的營地,除了我們五人外,不見任何人的蹤跡,很難想像攀登季所帶來的人群盛況, 56年前(1957年)一支奧地利隊的4名隊員於6月9日成功登上頂峰,而我今天選擇站在山腳下,靜靜地欣賞山的美麗,山的峻峭,聽聽峰捎來的訊息,訴說著山裡的故事,追隨成功者的腳步,認識這座巨峰的美麗傳說.

     廚師準備了簡單的早午餐,我們盡情享受這休息片刻的輕鬆,喝著熱騰騰的飲料,吃著所謂的午餐餐點,水煮蛋和馬鈴薯,吐司麵包,望著壯觀的Godwin Austen冰川,還有正面看,側面看不知名的巨大山體,除了讚嘆之外,還是讚嘆,這是不同於喜馬拉雅山脈的形貌.雖然這條健行路線,不像聖母峰基地營來得熱絡,甚至冷門,但山景卻是絕美無比.也許除了歐督那攀登隊曾經擁有這份美景之外,國內想要看見這樣的景色,或者感受這樣壯闊的山景,只能靠片段的紀錄而已.

    這次,我將以商業登山團體的行腳,來記錄下這片壯闊的喀喇崑崙山脈,雖然嚴苛的氣候正考驗著我的毅力和意志力,忍受足底肌膜炎的發作,和腳跟不知破了幾次皮的疼痛,以及扁平足不耐走的缺點,一一都等著克服,因為目的地就在眼前了, 我和V,彼此鼓勵著,互道加油.此時,哈珊又來道德勸說,要我走到這裡就好了,我問:從布羅德基地營到K2基地營要走多久就會到?哈珊告訴我大約1小時.那我當然毫不考慮地說:走吧!

    這下子,廚師和挑夫留在布羅德基地營等我們回來,而哈珊逕自往前走去,甚至一溜煙就見不到人影了,人高腳長,果然走的快,我還是咬著牙根,隱忍著疼痛慢慢走,不一會哈珊已經走在Godwin Austen冰川裡穿梭,人影越來越小.而我也越來越跟不上了,最後,我還是隨著自己的腳步,踩著冰川的冰柱,在陽光的照射下,晶瀅而剔透,甚至冰川下的水流動都清澈無比,我駐足欣賞這難得的景象,邊走邊拍,邊走邊玩,宛如童心未泯的玩著碎冰,踏出渣渣的剉冰聲音,忽上忽下,蜿蜒濕滑,幾度滑倒而心理臭罵著哈珊,幹嘛走得這麼快.


    心理面犯滴咕的時候,冰河是越走越寬闊,不知名的冰河,流瀉下來,和Godwin Austen冰川會合,高低起伏,猶如雪浪逶迤而來,K2峰也越來越近,已經是要抬頭仰望K2峰了.接近五千公尺的冰河線上,冰湖的水是凝固的成冰,無法捕捉到布羅德峰和K2峰的倒影,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放眼望向CONCORGIA營地,整個壯觀的景致,若不是親臨現場,真的是難以用言語來形容和讚嘆,山神的金鑾殿堂,美哉!喀喇崑崙山脈,.

在抵達終點的這一刻,是屬於自己的榮耀與成就.
    哈珊帶領我們站上石堆的制高點,舉目望去,360度的山景,心情就像雪浪般地起伏,教人動容啊! 我站在高崗上遠處望,綿延的冰川宛如百里長,巍巍聳起像屏障,巨峰兀立穿雲霄,白雲片片天蒼蒼.原來我們距離K2基地營,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時間已經不允許我們走到K2基地營了,但我盡力了~


    但站在這裡,已經是近距離看見K2峰,看見世界的高度了.我心是滿足的,快樂的.尤其拿出國旗和K2峰合照時,那份被撩撥的激動情緒,雖然沒有像登非洲吉力馬紮羅山那樣地痛哭流涕,但從進山以來,一路遭受氣候,地形嚴酷的磨練和對話,為的就是這一刻光榮的感動,我抵達了,抵達這個夢想之地,就像韓國登山探險家所說的, Expedition,this in my life…這個世界沒有主宰,只要勇敢挑戰,世界就在你腳下.台灣登山商業第一團,記錄下這光榮的扉頁,這真的是值得喝采的壯舉啊!


     攀登季節雖已過,微小如蟻的帳篷,卻在K2基地營現蹤,甚至忽隱忽現的人朝我們走來,我沒有很特意去注意這個人,只是想把握時間,把當下最美的風景拍攝下來,停留了三十分鐘左右,哈珊已經迫不急待地往回走了,只能用最不捨的心情,移動了雙腳.但我的雙眼仍然流轉在冰川和山峰之間的光影,深怕一眨眼,錯過最美的那一刻.我知道,我是貪心的,即使快門重複按下,還是深感不夠.因為太多變數,沒有人能預料何時能夠再次踏上K2基地營.

     哈珊走得已經不知去向了,也沒有停下來等我的趨向,再次在Godwin Austen冰川裡穿梭,好像在玩捉迷藏,我就將計就計,你既然要走這麼快,害我幾乎迷失在Godwin Austen冰川陣中,數度因為烈日照射,冰溶化了,踩在溼滑的融冰裡而滑倒,口渴了,只能掬一把冰水含在口中,騙騙止渴中樞,諸如此類,我情緒慢慢蓄積,我開始耍賴著慢慢走,甚至讓你目視不到我,讓你著急,結果讓自己一個浪嗆滑了一大跤,真的生氣了,擺了個大臭臉給哈珊看,就為了口渴,要喝水,要滿足基本需求,因為哈珊揹了我的背包.其實,是我犯了大錯,水是不能離開自己的,慎之.


      回到布羅德峰基地營,才花費一小時左右,廚師已準備好茶水和熱食,說實在,此時此刻,趕時間的壓力下,如何能好好飽腹一頓呢?囫圇吞棗般地了事,只為眼下的美景.遙遙望向Mitre Peak峰下的Concordia營地,那兒有引領期盼我們回航的夥伴,這距離,徒具形式的存在,而我的腳程,是心的距離.

沿著布羅德峰巨大山體包覆的山腳下游走,再次感受世界第十二高峰的寬廣度,也許它的光芒被K2峰所掩蓋,但它卻是世界十四高峰中,可以最近距離目視的高峰.雖然每座高峰,都有每座高峰的特色,但站在巨峰的腳底下,那種震撼和悸動,就像尼瑪次仁所說過的,”夢想並不在那人人嚮往的世界之巔,而在山腳下的那個最初的出發點”.反觀人的滄海一粟,經大自然的嚴考,反芻之後,只能用更謙卑的態度,來審視自己.

在歸途中碰到了剛剛在冰河上忽隱忽現的人,原來他是K2 基地營紮營隊伍的嚮導,從哈珊口中得知,他腸胃不舒服,一直拉肚子,頭痛….,所以先撤退,問我有沒有藥物可以給他?在直覺判斷下,應該是高山反應.我也毫不思索地掏出單木斯和普拿疼給他服用,甚至多準備兩份給他備用,讓他能夠減輕症狀.不然,拉拉隊隊長會讓助長他的體力消耗,甚至虛脫.

回程的視野,就像脫韁的野馬,沒了K2峰的屏障,和山的盡頭的限制,卻多了無限遠的山神金鑾殿堂,每座山體都是獨立多貌的,山體與山體之間,被冰川間隔開來,冰川流瀉下來,匯流入Godwin Austen冰川,在Concordia Camp,匯流入Baltoro Glacier,這是在極地以外,低緯度高海拔的冰川,引人入勝的地貌景觀.

Mitre Peak是方向指標,尤其是對走累了的旅人而言,它就像一座燈塔,這座燈塔卻躲藏在Marble Peak的後面,還有好遙遠的路要趕,不禁會讓人懷疑這條路,是早上走的那一條嗎?有這麼遠嗎?脫序的思維,已開始漸漸擴散開來,向晚的暮色,開始包圍了整個喀喇崑崙山脈的心臟地帶,沉重的雙腳,蹣跚的步伐,疲憊的精神,雖然緩緩的下坡,因為路長,所以無感下降的坡度,但也耗盡了我所有的氣力.

雖然看到了Concordia Camp,看到了我們的帳篷,我知道快到了,還要跨過早上結冰的冰河,現在已經是滔滔不決的融冰水,要跨過?要跳過?真是難渡的關卡,踩跨點皆是光滑的冰磧面,沒有準確的算計,一定會掉進冰河水裡,真令人躊躇不前,幸而哈珊和阿蒂克的協助下,一躍而過,說來還真的是驚險萬分,心有餘悸.

躍過冰河水,再來就是要藉繩索攀上冰塔林的頂端,走過上面被冰雪覆蓋,底下都是坑洞的冰塔林上面,每一步都得戰戰兢兢,真不知道哪一步會陷入坑洞,雖然說踩在前人的腳印上前進是比較安全的,但繼續在融化的冰雪是不穩定的,我突然失去了安全感,恐懼感讓我停滯不前,深怕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這又耗掉我僅剩的元氣.

一步步地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了營地,蘇丹和T及M在營地前迎接我們,給了我們最溫暖的擁抱,我們帶回了榮耀的光環,在預期的時間完成了台灣商業登山團的首次K2基地營的健行行程.我的內心是激動的,是滿足的,是快樂的,我用盡了力氣,就是要創造一個屬於自己位置的風景.

回到了Concordia 營地,一股腦地鑽進帳篷,躺了下來,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不一會餐廳帳中,喝過M泡的熱薑茶,但我更需要熱黑糖水補充體力,灌滿了胃,才有一絲絲的滿足感,長時間的健行,脫水變成了最嚴重的問題,我現下只能認真地喝水,補充熱量,還好,還不至於抽筋.

走出餐廳帳,站在空曠的Concordia 營地,等待天色向晚,寒氣漸漸進逼,欣賞金光掠影在群峰中流轉,捕捉峰頂上的一抹胭脂紅,夕彩漸層式地隱沒在山的盡頭.黑夜襲來,而我放下了快門,躲進了睡袋,再也沒有爬出睡袋的慾望,就這樣,我省略了晚餐,因為沒了食慾,也沒了胃口,只想好好躺下來休息,好好睡上一覺,才能應付明天的行程,這是我當下的想法.但我真的很累很累,累到都不想動了~

躺著,原以為會睡著,當夥伴們用完晚餐,我仍然眼皮沒有闔上,懶懶的身體是放鬆的,是寧靜的.今晚帳外的Concordia 營地,諾大而清冷,我不知道有多少旅人和我們共度,卻有陣陣低鳴的鼓聲傳來,在喀喇崑崙山脈的心臟地帶迴盪著,咚咚咚的調性,低沉穩健的敲擊,讓人有種悲泣中帶著祝福的願力,似乎是藉由鼓聲的傳達對親友的思念,和深切的呼喚啊!我的心悸動著,無非是對登山家的另外一種完成式吧!

    九點三十分,鼓聲停止了,完成了悲鳴的祝福,也為這一季的攀登畫下句點.八千米的世界高度,依然矗立在喀喇崑崙山脈的深處,我用鏡頭捕捉最美,最壯闊的氛圍,我登不了八千米高的峰頂,我願站在那山腳下仰望我心中那座最壯觀的山.心滿了,意就足了.平安下山,才是最高境界啊!該睡了,明天,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夢想是甚麼?夢想就是不斷地堅持,朝努力的目標前進.

行程簡要:
0610 出發
1005 抵達Broad Base Camp
1020-1050 Lunch at Broad Base Camp
1050 前往K2 Base Camp
1200 抵達高處,,眺望K2 Base Camp
1230 往回走
1330 回到 Broad Base Camp
1400 往回 Concordia Camp
1730 抵達 Concordia Camp

山峰介紹:
Mitre Peak 6025M
Marble Peak 6238M
Crystal Peak 6232M
Skil Brum 7420M
Savoia Kangri 7360M
Angel Peak 6858M
K2 8611M
Skyang Kangri 7530M
Broad Peak 8051M
Mashebrum Group Peak
Baltoro Kangri 7274Mc.4
Snow Dome 7150M
Chogorisa 7665M (Golden Throne)
Vigne Peak 6874M

冰川介紹:
Baltoro Glacier
Khal Khal Glacler
Praqpa Glacier
Savoia Glacier
Godwin Austen Glacier
Rroad peak Glacier
Abruzzi Glacier
N.Chogolisa Glacier
Vigne Glacier
Upper Baltoro Glacier

後記:
  1. 堅持,不斷地堅持,強烈的企圖心,朝著努力的目標前進,用雙腳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我做到了,也實現了夢想~
  2. 由於從台灣出發開始,馬不停蹄地往前趕路,雖然每天高度都是不知不覺緩緩增加,連高度適應都免了,加上路長,沒有得到充分的休息,讓自己身體的負荷不知不覺地處在非常疲憊的環境中.
  3. 這次腸胃的症狀蠻明顯出現,如一直放屁,甚至拉肚子, T大哥最為明顯,這也是高山反應的一種症狀,不可不注意.
  4. 阿迪克返回Concordia Camp,主訴頭痛,投與單木斯和普拿疼.
  5. 挑夫則跟我要一般電池.
  6. 哈珊還我羽絨背心,有種幾天沒洗澡的汗臭味,雖然如此,我還是不願意當場送他穿.
  7. 咳嗽,今天邊走邊咳,回到Concordia Camp,睡覺前咳得厲害,一度懷疑自己有高山肺水腫發生,雖然是乾咳,還是讓自己不安,吃了一顆類固醇.
  8. 由於太過疲累,沒了胃口,也沒進食晚餐,導致體力不支.
  9. 雖然T(腸胃不適)和M沒有前往K2基地營,在Concordia Camp 休息,也是一種享受.
前往相簿:http://album.blog.yam.com/wagaga&folder=1055885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