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美金媽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除了價格 人生其實還有許多選擇 選擇你所愛 愛你所選擇 勇於面對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幸福和快樂
  • 4006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喀喇崑崙山脈 喬戈里峰基地營健行(13)

   晨光喚醒,舒筋活絡昨日疲憊的身軀,Domordo河水湍急的激流,迴盪在營地的每個角落,大自然的交響曲為這空曠的山野河谷,撼動最原始的生命力.

   掀開帳幕,天空灰濛濛的覆蓋在四周不知名的山頭,今天是無緣看到金照Bakhor Das peak,只好等回程再看看囉! 再次鑽進暖暖的睡袋中,躺著享受新添購防寒保暖的睡墊,感覺真是太好了,甚至半夜熱呼呼地醒過來,脫去保暖衣,進而把雙腳伸出睡袋外,降溫.照這樣的測試,往後睡在冰河之上,應該沒問題了.

   Jhola 營地,腹地不小,可容納攀登季前來的登山客,建有室外廁所,內為坐式馬桶,營地旁有Panmah冰川往下流動的河水,乾淨可以使用.一般營地的設置,都是選擇有乾淨水源的地方.

   準備出發的同時,搬運工已經快速拆除帳蓬,餐桌,洗餐具,一一打包,各司其職,分工合作.我們先慢慢往前移動,走出Domordo河谷,再往巴洛杜河上源走.陰天的空氣中總是瀰漫著一股低迷,雖然說我們不能左右天氣,但可以改變心情.然而,起伏的健行路程,有時是困難的,眺望前面具有戲劇性的山景,時而耶穌光從雲隙中傾瀉而下,宛如鼓舞著我,希望就在前面,只要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不管路途有多艱難,多遙遠,堅持下去,夢想一定會達成的.


 
   沿著braldu河谷,忽上忽下,時而沙地,時而鵝卵石地,時而穿梭在有刺的植物之中吃力前進,後腳跟也跟著隱隱作痛,真是雪上加霜.心中滿是抱怨自己為什麼選了這雙登山鞋出門?細看之下,才驚覺到鞋緣已經出現裂痕和剝落,是否能夠順利完成此趟的健行任務?一切的未知數,讓心中起了忐忑和擔憂.


   
   整個荒漠的河谷,襯著光禿禿的山體,少有綠色植物,只有野生薔薇和沙棘(Sea Buckthorn)植物,黃澄澄的果實,結實壘壘,樣子看起來可口,我問了蘇丹領隊,這植物的果實可不可以吃?他說可以,我摘了一粒嚐試著,滋味酸酸的,順口又止渴,不像梅子那樣馬上口中生津,是讓人不討厭的滋味.蘇丹又說:含有豐富的維生素C和控制血糖,控制血糖???我半信半疑,問了英文名字,回台灣待查.不過,可以補充維生素C,我會想試試看
.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風嘯聲呼呼過,湍急的河水向西流去,我頭痛欲裂,時而寒冷,時而汗流浹背,腳跟時而抽痛,從頭到腳都不舒服,這是爬山以來,從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繞著山腰,左扶陡峭岩壁攀爬,右沿河岸逆流而上,來到狹窄處疑無路,看著湍急的河水是那麼令人驚心動魄,在驚險萬分的情況之下,卻和下山的健行隊伍擦身而過,騾隊都過了,…,我還是不敢往下想,最後,還是在蘇丹和廚師們的一個命令一個動作的帶領下,通過極為險峻的地形.


 
     雨,在接近中午時分,落了下來,雖然是毛毛細雨,是風夾雜著雨,還是雨夾雜著風,一旦淋久了,吹久了,衣服還是會濕的,會冷的,只好穿上雨衣.滿身濕濕冷冷熱熱的感覺,已經搞不清楚是穿雨衣後悶著流汗,還是其他的因素造成的,雙手指頭有著凍凍木木的感覺,沒多久時間,太陽又從雲縫中鑽了出來,身上又熱得不得了,該穿?該脫?我真的分不清楚了,只好隱忍到中午吃飯的營地再脫掉雨衣.


 
   抵達Bradumal 營地,陽光普照,卸下背包,快速脫去雨衣,果然滿身汗啊!趁陽光露出笑臉的時候,把濕漉漉的雨衣晾起來,坐下來,享受陽光的熱情溫度,喝著熱茶和茶點,看著厚厚的雲層漸漸地散開,透出湛藍的天空,一掃這兩天陰霾的心情.


  
   Bradumal 營地
,海拔3353公尺,一間石頭屋,乾淨的水源.寬闊的腹地,視野相對又遠又深,深呼吸一口氣,念天地之悠悠,再深呼吸一口氣,養天地之正氣,心曠而神怡.


   
   簡單的熱食,一鍋湯麵和罐頭,滿足了旅人的心和胃.此時,聽聞領隊蘇丹提及,我們的騾隊中有騾子掉落河谷,才注意到我們的騾隊還沒到營地,這下我們開始擔心了,掉落的那隻騾子,駝的行李是誰的?河流這麼湍急,如何打撈?最壞的打算都是猜測,但心中仍然寄予一絲絲的希望.沒多久駝隊由小而大地緩慢出現在我們的眼前,一隻騾子,兩隻騾子…,視線總是落在騾子身上的家當,每個人都盯著,找尋自己的行李,藍色的托運袋,我的在,你的也在,還好行李都沒掉,真是老天爺保佑.


  
    抵達營地的騾子,卸下重重的行囊,或躺或站,喝水,休息,等待另外一隻騾子到來,因為助理嚮導哈珊押後,左等右等,仍然未見其影,所以派了兩位挑夫前去支援,當兩位挑夫身影消失在遠處時,放眼望去,只能說欲窮千里目,望穿秋水,啥也看不到,蘇丹和挑夫們卻說,他們正朝營地走來,當我還在半信半疑時,晃動的影子漸漸地變成真的,我心是激動的,至少大家都平安,只是騾子可能陀得太重,走得比較慢而已.


    
   下午,繼續從burdumal(3350m)營地出發,步道算是輕鬆的,寬闊的河谷,亂石散佈以及上升的寬坡步道制高點,來到第一展望點,可眺望前方很遠距離的巴爾托洛冰川的口鼻部,是斑駁難看的灰色岩石,以及大教堂塔峰和洛桑塔峰,三角形的K2峰影的壯麗視野.但今天雲霧嬝繞盤踞在山谷之中,能見度卻有限,偶有不知名的山頭蒙著面紗,探出了頭,如刀削般地尖聳,忽隱忽現,朦朧中透著些許的神祕,而這份神祕卻帶我們走向喀喇崑崙山脈.


  
   T大哥
,不知為什麼卯起來走,MV緊跟在後,而和我越走越離越遠,只是感覺有些說不出來的怪,我還是照原本的步伐,一步一步邁向前走去.邊走和蘇丹聊起了天,當然,蘇丹也會想了解我們的背景和想法,我則表示我喜歡健行,因為健行,可以沉澱自己緊繃的神經,釋放自己忙碌的心,脫離科技帶來的電話,電腦,WiFi的資訊方便,更能在平淡的寧靜中,學會放下.


  
   湍急的巴洛杜河激盪出巨大的聲音在山谷裡迴盪,有一種安定的因子,沖刷掉紛紛擾擾的爾虞我詐,屏除高漲的慾望生活.走進山裡,單純地看山,看雲,風吹著雲,雲追著風,簡單的自然哲理,卻蘊藏著自然真理,那種質樸的歸真,是追求精神的最高層次,簡單的生活,少了物慾需求,反而使人更輕鬆更自在.


  
   我喜歡一個人走著,沒有太多的想法,學習放空,是一種釋懷,更能湧進和大自然對話的空間,也更能看見自己的面目.揹著相機,走走拍拍,那是一種興趣,也是一種習慣,看見美麗的事物,會毫不猶豫地先拍下來,紀錄也好,回憶也罷!至少我親身走過這一段旅程.


  
   也許,是自己的堅持,或者是自己的自信心使然,蘇丹領隊表示要幫我揹背包,但我心領了,因為我體力還可以.甚至建議蘇丹去幫TM揹背包,因為T表示很累,V也說累,M身體不舒服,我想可能是因為天氣忽冷忽熱驟變,花費太多的體力造成的.當然,M就理所當然地把她的背包交給了蘇丹,帶領大家往前走.


   
 
   壓後的哈珊和騾夫,趕著掉落河水的騾子,慢慢地走來,甚至在爬坡的時候,騾子軟了腳,騾子曾經試圖爬起來, 可能載重太重,爬不起來,直接就賴在坡邊不來了,哈珊和騾夫死命地要把騾子拉起來,怎麼拉,都功虧一簣,也可能脫離騾隊太遠了,兩人也有點急了.我想幫忙,也不知從何幫起,真是糗大了.最後,給騾子一點休息時間,牠就慢慢地爬起來,搖搖擺擺地慢慢走.


  
   變成哈珊壓我的後面,也這樣有了第一次的交談,說說笑笑,似懂非懂地交談著,這個高大看似害羞內向的嚮導,也挺貼心的,三不五時,表示要幫我揹背包,我不免懷疑自己,有這麼體弱嗎?其實,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比背包重啊!


 
   百鳩,在當地語(巴爾蒂)意味為鹽巴, Paiju山頂流淌下來的溪流旁,有一些紅柳樹木,乾淨的溪流旁的平台,建立了百鳩營地,3400公尺,是此行程最後有樹木的營地,有室外廁所,和很棒的視野,前有巴洛杜河流,後有高峻的山體.




休息,是為了要走更長遠的路
   一般在百鳩營地,挑夫和旅者會在此計劃做一天的高度適應日.停工休息,閱讀,放鬆,小健行..等等,而我們卻沒有做這樣的規劃,可能是因為參與多次的高海拔的健行經驗,所以認為可以省略,而繼續我們的行程.


  
   傍晚時分,站在營地,在前方遠處的距離,烏利巴霍塔峰和大教堂塔群峰揭開躲在雲層底下的面紗,夕陽光影有如彩帶般地灑落,給了我們驚鴻一撇的美麗,剎那的美麗是值得等待和守候,也為今日畫下精彩的句點.

   晚餐時,T大哥略顯疲憊,但也沒多說,在抵達營地時,有小憩片刻,卻在喝了湯之後,就突然狂吐,當場把我嚇了一跳,心想T大哥體力腳力一向很好的啊!怎麼會這樣..?T大哥聲稱以前就有胃不舒服的情況,出到餐廳帳外,請他多做深呼吸,以緩和不適的情緒,此時,既然胃不舒服,我則拿了自己備用的吉胃福適乳,T大哥服用.盡量清淡飲食,但一定要吃,才有體力應付往後的行程.

   飯後,閒聊之餘,討論行程,以及高山反應的對應. 雖是如此談笑風生,畢竟走了一天的路,累了.萬籟俱寂 ,星光閃閃,引領我們入夢,照亮我們的每一個夢想.


 

      湍急的生命力,來自巴爾托洛冰川的源頭
      灰混色的河流,滋養著山腳下的子民
      風呼呼聲,嘯嘯地呼喚著,使人頭疼欲裂
      河水滔滔不絕地撞擊聲,卻使人心有了沉澱的力量
      耶穌光透出雲層,灑向稜脊,使人看見希望
      左踏千山萬水,右踩天涯海角,我心之所嚮~


行程簡要:
0600 起床
0630 早餐
0705 出發
1120 抵Bardumal 營地
1140 午餐
1145 騾隊抵營地
1255 離開Bardumal 營地
1435 看見石塔群峰
1535 騾子倒地
1625 抵達Paiju營地
1900 晚餐
2000 討論行程
2100 晚安曲

附記:
   今天和昨天的氣候是一樣的,忽冷忽熱,瞬間驟變,甚而一日多變,衣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穿穿脫脫,甚至錯亂,即使有再好的體能,也會被這種算是惡劣的天候所打敗,這樣的淬鍊,能撐到最後嗎?是一個問號罷了!
    從阿斯科里出發到今天,都走在三千公尺的高度上,雖然無感這樣的高度所造成的生理不適,輕微的頭痛和腸胃鼓脹,導致邊走邊放屁,還有咳嗽,而忽略了已經受到高山反應侵襲的事實.甚至心跳有點快,呈現興奮狀,而睡不著….,最令人擔心的是蘇丹帶著感冒上山,還要盯他有沒有按時吃藥,上山,若不會照顧自己,一味地要等待他人的照顧,那可是拿自己的生命在開玩笑,別人沒有義務照顧你,而是自己要照顧好自己,才有能力照顧他人.
    慎選登山鞋出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這次我選了Hi nature登山鞋,它陪我走過南湖中央尖縱走,非洲吉力馬扎羅山,應該是首選,結果開始出現龜裂,甚至後腳跟磨破皮,疼痛利害,導致寸步難行的痛苦狀.晚上,脫下鞋子,還得處理破了皮的腳跟,預防感染,發炎,真的是痛苦到極點.也因為是複雜地形,必須要高筒的登山鞋,保護腳踝,避免扭傷.
    也許走了一天,疲累了,當一切都如此理所當然地發生時,心中的不滿和抱怨,都會在言語中表現出來,甚至被要求改進,要求拍照者要節制,此話一出,真的讓我很訝異,我有因為拍照而延遲行程嗎?還是因為我的鏡頭裡沒有妳的影子,而挾怨嗎?我不懂,但確實是觸及我的底線.
   另外,喜歡插話,從來不聽完人家怎麼說,就從中插入自己想講的,自己所想的,如果自己的知識豐富,迫不急待要表達自己的想法,若對行程有幫助的意見,我們都接受,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啊!喜歡強出頭,這是不尊重別人的行為,而不自知,造成意見相左的引爆點.
    Adiqur-Rahman是廚房侍者的名字,阿迪克,我突然轉不過來,不思遐想地叫出阿弟仔,他靦腆地微笑點了頭.

前往相簿:http://adminblog.yam.com/album.php?bfunc=album&sfunc=manage&userid=wagaga&folder=1044468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