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金媽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除了價格 人生其實還有許多選擇 選擇你所愛 愛你所選擇 勇於面對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幸福和快樂
  • 3966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喀喇崑崙山脈 喬戈里峰基地營健行(12)

   當曙光劃開藍調的色溫,清冷的空氣中混雜著田野的味道, 深深吸一口大地的芬芳,擴張胸腔,貪圖這氣味極盡地充滿肺部,讓這味道深深地烙在腦海裡,尤其昨天傍晚的那一場雨,讓大地洗盡鉛華,憑添幾許的新綠.

  金黃色的光影,戀上白了頭的雪山,一層層霧紗舞動光影的幻化,在阿斯科里山谷裡,宛如上演著精采奪目的燈光秀.麥子黃黃綠綠的層次,由近至遠看去,視覺的饗宴,心靈的滿足,快門的閃動,都記錄下感動的每一刻.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宋.蘇東坡
 
穿越過村莊,經過山谷,溪流在耳邊轟隆隆地奔流,繞著一座座的山體前進,正看像陡峭的壁,橫看卻像巨大的宮牆,每一步的角度和眼光,隨著巨大的山體流轉,看見山體真正的形狀,就如同因為這趟行程,讓自己跳出身心桎梏,看見自己生命的面目,感受眼界的浩瀚蒼穹,把握當下的震撼體悟,走出屬於自己的燦爛人生.

  沿著巴洛度河岸前進,漸漸遠離了黃澄澄的田野和村莊,爬上山腰壁,走下河床邊,沿著石壁行進,山徑經過河水的切割,形成斷崖殘壁般地地形,隨時都有崩落的可能.

  曠野?荒野?
  越往前走,感覺前不村,後不著店的無奈和窘境.選擇九月份到此探險,天氣的穩定度是先決條件,雖六七八月是攀登季節,但天氣大多不穩定,相對山區的環境是遍地開滿薔薇和山花,繽紛的顏色取代荒漠的蕭瑟.而今,這個季節卻是展現另外一種結實累累的風情,橙紅色垂涎欲滴的薔薇花果實,酸酸的滋味,滿足旅人渴望的心.


Fort.兩河交匯點
   再度爬上岩壁山腰高處,蘇丹直指向著兩大冰川支流的河水匯流點,即比亞弗和巴羅托冰川.河水氣勢依然如萬馬奔騰般地向下流去,那股激流的聲勢,回盪在山谷之中,宛如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在山旅者的心靈深處洗禮,衝擊著的是山壁內的一股清泉即將破石而出,彷彿在現實和虛幻之中交替產生錯亂的情節,卻有份安定的力量.


   來到比亞弗冰川湍急的支流,衝擊著巨大的石頭,幾乎將之淹沒於混濁的河水之中,時而現出它美麗的斑紋,是塊美麗的大理石.有如蓮花出汙泥而不染的高貴氣質.我們停下腳步,駐足欣賞這山川瑰麗,白雲不時自由自在地飛翔,飛過千山,飛過萬水,飛過我嚮往的自由之心.

   在山上,我喜歡看雲,迷戀著雲,看雲依戀在尖聳的無名山頭,看雲溫柔地繾綣在千重山頂,舞動著那自由的樂章曲目,每分每秒變換著不同的面貌,我停止不了快門的次數,深怕錯過每分每秒的快門凝結瞬息萬變即為永恆的美麗.

  橫越過比亞弗冰川支流的鋼索木棧橋,走在兩冰川沖積而成的河床上,速度緩慢前進,細細的泥沙和石頭組成的混和地形,雖平坦卻困難行走,走一步,必須陷在泥砂中一次,再用力拔起腳步,重複著這樣的行走方式,體力的消耗於無形當中.

Koropho camp 3100M.午餐
  接近中午時分,來到Korophon 營地,海拔高度3100公尺,是比亞弗冰川的沖刷而成的綠地,有乾淨的水源可以使用,也有腹地可紮營,但陣陣吹來的風,足以讓人直打哆嗦,儼然是個風口.在等待騾隊到來的同時,陽光也躲進厚厚的雲層中,體感溫度卻直直落下,手指頭出現凍凍的冰冷感,穿上刷毛外套和Gore-Tex外套,抵擋那捉摸不定的天氣.我們躲在石堆後的樹旁防風,坐在石頭上,靠著樹,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
   醒來,大隊人馬抵達營地,卸下了裝備,在河邊擺在桌椅和爐具,野營了起來,熱茶飲和簡單的熱餐食,稍稍去除了寒意.飯後,還奉上在冰川河流冰鎮過的1250毫升7-up,果然冰涼有勁,滿足健行者對碳水化合物的需求口感,真是貼心的照護.

   下午繼續健行,陽光也透出雲層,陪著我們向山區走去,沿著河流爬升,盡收眼底的是巴洛杜河和 Dumordo河的匯流處巨大的綺麗風光,風生水起,激起水沙煙向山谷吹拂而去,壯觀得令人讚嘆!走著看著,山體和山體之間,一重又一重,向山區延伸,何處是落腳處呢?確實讓我開了眼界,也意味著未來旅程的艱難.


 
欲窮千里目.輕舟已過萬重山
   在山上總喜歡安慰隊友說,轉個彎就到了.然而,這裡轉個彎是個無止盡的盡頭,在走得精疲力竭,山窮水盡的時候,柳暗花明又一村,是個遙遠的渴望.加上脆弱的山壁和地質,造成山路崩塌,山徑改道,無疑是添加雪上加霜的困難度.


心遠.路更遠
   在巴洛杜河和 Dumordo河的匯流處,彎進了Dumordo河岸,朝著Dumordo河流步道前進,不久,對岸出現了營地,那是我們今晚的落腳地,看來目標不遠了,興奮之餘,腳步有如千斤加鼎,除了沙地不易行走之外,走不動才是主因.當心遠的時候,近在咫尺之地,卻有遠在天邊之遙.總有太多的為什麼?為什麼不在自己的腳下架一座橋,橫跨過去?為什麼?為什麼?因為曾經橋斷了,因為曾經挑夫涉水過,而被湍急的河水帶走了,才會離營的越來越遠處,尋找穩固的地基建立新橋梁.


    
  仍然是一座鋼索的木棧橋,連接對岸,橫過 令人畏懼的Domordo河後,雖然距離營地是越來越近,但已走得精疲力竭,太陽下山去了,身上濕透了的衣衫,卻是我們最沉重的負擔,濃霧鎖住了山頭,氣溫下降也一步步地考驗著我們的意志力,咬著牙關,一步步慢慢地走,不斷地告訴自己,每向前走一步,距離營地就進了一步.
抵達Jhola Camp.3150M
   終於,還是抵達究拉營地,海拔3150公尺,有來自Panmah冰川流動乾淨的水源,和蓋了多間的室外廁所.我們抵達時,帳篷已經搭好了,兩個人一頂四人帳,今晚開始要夜宿帳篷,這和以往的健行有山屋可以住宿而有所不同,這在出發前,我個人是蠻期待的方式.
    除了客人的帳篷,領隊的帳篷外,還有廚房炊事帳篷,餐廳帳篷,辛苦的挑夫們,就隨遇而安,就地取材搭建能夠休息,能夠遮風避雨的克難地方.

 

   放置好行李,也因為是四人帳,只睡兩個人,所以大行李全部擠進四人帳裡.這也算是挺豪華的配置,先換上乾的衣服,再到餐廳帳裡享用廚師幫我們準備的熱飲茶點,補充熱量和體力,休息後,等待吃晚餐的空檔,梳洗整理一番,舖上新購買的保暖防寒七公分的睡墊,攤開暖暖的鴨絨-25睡袋,能夠一覺好眠到天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