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美金媽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除了價格 人生其實還有許多選擇 選擇你所愛 愛你所選擇 勇於面對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幸福和快樂
  • 405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冬戀南湖協奏曲

          審馬陣山屋,抵擋不住整夜的寒冷,也壓抑不了鼾聲鳴放,你我靠得如此貼近,甚至動彈不得,也溫暖不了快失溫的身體,輾轉難眠等天亮,這一夜,在山上,很長,也很冷.
   
冷得直打哆嗦,起床是件痛苦的掙扎,”今天可不可以不去…”的念頭強烈浮現,為我們準備早餐的輪煮夥伴,耐著清晨的寒凍溫度,在廚房動了起來,讓我們在今天的行程出發前,享受用心準備的暖暖幸福的早餐,香醇味甜的豆漿,和芋頭米粉湯,味蕾滿是感動的氛圍,大夥讚嘆的聲音彼此起落,是一份很特別又精心的味道,相信往後若有機會再次造訪審馬陣山屋的時候,那份感動的記憶會鮮明湧現.
 
天將亮,整裝出發,朝北山的路徑邁進,審馬陣山屋路徑旁的積雪,沿著陡坡蜿蜒直上,經過一夜的沉澱,踩在外剛內柔的雪徑上,展現雙重靴的魅力,果然如戰車般地所向無敵,雙腳是疼痛的,但卻是讓雙腳不會因為踩雪而濕了腳,甚而凍傷了腳.
 
輕裝上北山,冷冽的溫度,在呼吸間流轉著,爬升的高度也隨著腳步的提升,視野也就愈廣闊,遠眺雪山山脈的光影,白色山頭襯托著藍粉漸層的色溫,冷色調的景深,凸顯冬雪的晨曦,我的心迷戀在此時的群山峻嶺中,你卻悄悄地揭開那深埋在心底的情愫,我依戀著….
 
審馬陣山屋叉路口前,右方30M有一金屬牌子,為紀念民國671225遭難在此之「高哲次、朱慶章、李錫寅」岳友.思緒陷入一股莫名的不捨和難過,雖事過許多年,遺憾的光陰,時時在提醒登山者對於登山安全的重視,游言在耳,每年還是有山難發生.山林擁有無比絕倫的美麗,吸引著好色之徒,享受這四季山林帶來的心靈饗宴,但美麗的山林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每到南湖,經過審馬陣草原時,望著南湖西稜,一架靜靜躺在那裡的飛機,原因是山難?還是….,這個謎一直放在腦海裡,找不出個頭緒,終於有一天,在新浪網中搜尋相關資料,終於有了些眉目,摘錄當時的機師之一李先生描述:民國七十八年(1989六月九日,我當時任職在龍翔航空公司駕駛直昇機.事發當天我載著光啟社的人員,執行拍攝太魯閣國家公園的任務.飛機飛到南湖大山附近時,3750公尺的高度上瞬間被亂流所襲,飛機當場失事,斷成三截.一個多小時之後,機上所有人員即被空軍海鷗直昇機救回松山機場,當時謂為奇蹟…..
 
另外應該是拍攝人員的鍾老師,在他的網誌中有另一段描述:...太魯閣國家公園成立之初,曾經參與一個外製組,包含定翼機與直升機空照作業,計畫在圈谷落地,攝影機固定在腳架上,藉著盤旋拉高,權充鏡頭運動,並作低空滯留,不知是機械故障、判斷錯誤,還是圈谷氣流影響,另一個可能是為了消除拍攝死角,直升機兩側機門卸空,組員與裝備都用安全索固定,反正,直升機就是沒在冰斗地形降落,越過鞍部一直往箭竹坡斜下方掉落,我的眼睛貼著相機眼罩,自顧著拍機體在草原移動的美妙投影,越來越大,直到投影快速接近,驚覺事態嚴重,不過數秒,飛機就這樣失事,摔得七葷八素,主旋翼、尾旋翼、起落架、機輪都不知道飛到哪兒去了,獨留一個活像纜車車廂的機艙,翻滾幾圈後攤在草坡上,我們解開安全帶,火速爬出來佇在三十公尺開外屏氣凝視,看它會出什麼狀況,幾分鐘後,發現飛機並沒有起火爆炸,於是趕快回去將攝影裝備搶救出來,驚魂甫定,環顧四下,南湖大山就在眼前,既雍容又霸氣,心中震顫莫名.大概一小時後,空軍的海鷗直升機將我們救回松山機場,午間新聞播出南湖圈谷直升機空拍作業失事新聞….
 
這個故事沉睡了21年後,今終能一探究竟,下次再訪南湖時,走在審馬陣大草原可以直指故事的原委,已不再是南湖西稜發亮的飛機殘骸.但此行卻不見發亮的機骸,因為它冰封在雪白的世界裡繾綣.
 
滿眼綠意的天牧場~審馬陣大草原,是我最喜歡流連忘返的地方,放眼望去,南湖北山五岩峰,南湖中央尖山,聖稜線盤據在雪山山脈,坐看風起雲湧,樂活暢意.今天審馬陣大草原披上了雪白的衿裘,陽光由天邊灑落在天牧場,風吹起了陣陣的雪沙煙,溫度融化了冰晶璀璨的光芒,綻放在那湛藍的天空,我目光依然眷戀著這片雪鄉之國境.
 
19K是南湖北山的登山口,木樁已埋在雪的深處,成為路跡的一部份,比人高的杜鵑花叢,是登山客坐下來乘涼休息的地標,如今不見蹤影,雪塚高低起伏,除了滿眼白色的雪景外,踩在腳底下的是杜鵑叢?還是厚實的積雪?無從去證實.但可以知道的是豐厚的積雪是鬆軟的,行進間更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步步為營為是啊!
  
上南湖北山(3536M),是此行最終目的地,蘭陽溪的源頭,登高臨下,回首來時路,又是另外一番景致,不同於前景,我們徜徉在山情,山景中洗禮,山神給了我們最美麗的禮物,也給了我們大自然的啟示,上了一堂大自然的課.曾幾何時,手持冰斧,腳穿十二爪的冰爪,走在有雪的山林裡,恣意放懷高歌呢!我吶喊著台灣的雪山林多美麗啊!”
  
回到北山登山口,鞍部自由活動,望著五岩峰,既是又愛又恨,它阻擋了我們的去路,也提前結束我們的行程,在這裡,我們北一段幹部訓練的號角畫下了句點,我相信有些幹部心中的疑問未曾消失過,心想為什麼不嘗試過五岩峰?另外一個考量是過了五岩峰,回不來,又是一個難題.所以最終因安全考量選擇了撤退,始終未能挑戰困難地形,幹部訓練錯失了一次能夠在雪地訓練的好機會,原因是雪地訓練是一項嚴謹兼具挑戰的活動,沒有實地的雪攀經驗人員帶領下,安全是堪虞的.只有冰斧和冰爪的裝備是不足以應付雪地活動的,其中的雪地技巧,架繩,繩隊行進,更進階的雪攀,每個環節都是大學問,只能衷心期盼日後的精進.
 
雪際天晴朗,玩起兒時的記憶,打雪杖,堆雪人,滑雪,吃雪花冰,雪地炊煮,看來一切都如此愜意自在,安然從事雪地活動,雖然行程因為雪有遺憾,但也因為雪而獲得,11:00離開南湖北山登山口鞍部,回眸走過的路徑,檢視著自己這幾天的心境,如夢如幻,時時鼓勵著自己向前邁進一步,離終點也就近了一步,雖然雙重靴讓我落後了腳程,更磨痛了雙腳,走慢了,更能發現大自然巧奪天工的創作,而欣喜若狂.其實走得慢,也是一種獲得.
  
從審馬陣山屋到雲稜山莊途中,發現路徑上的雪跡已悄悄地融化了,南湖西稜的雪線也慢慢上升了,沾滿糖霜白的松樹,露出了原來的面目,空氣裡有午後的暖意,我聽著沙沙的腳步聲,分不清是雪還是泥,遠山含笑,如果雲是天空的呼吸,那麼,風是我節奏的律動.覓得視野寬廣處,攤開地圖,配合指北針的運用,認識群山峻嶺和自己的方位.
 
回到雲稜山莊,沒有其他隊伍進駐,時間尚早,利用空檔時間,在室外上幹部訓練的既定課程~傷患搬運.晚飯後,室內繩結課,簡單實用.
 
最後,大家心得分享,歡笑淚水交織的酸甜苦辣,雖然沒有如期完成北一段的幹部訓練,但記憶裡有著大家的印記,第一次穿十二爪的冰爪經驗,第一次在雪地背重裝行走,感性的蒲公英,淚灑雲稜山莊,還有粉絲對偶像的崇拜….,每一腳步,每一句話,在這樣的氛圍,都會成為往後茶餘飯後的話題,這是值得珍藏的記憶.
 
當然,最後的壓軸好戲是娛樂節目(同樂會),擔任主角的是阿幸和幸叔,講述原住民的笑話,天馬行空帶樂天知命,我喜歡這樣的笑點,沒有矯情,很自然.加上原住民天生的好歌喉,好歌藝,以歌娛人,聽得我們如癡如醉,安可聲不斷,如天籟美聲傳頌在空谷山嶺中迴盪,無奈夜伴晚安曲響起,,依依不捨隨歌聲畫下了此次行程的句點,朋友們,期待下次再相會囉!晚安..
 
PS:幸叔因為沒有帶雪鏡所以,眼睛疼痛不舒服,應該是雪盲.建議下山後看眼科醫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