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美金媽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除了價格 人生其實還有許多選擇 選擇你所愛 愛你所選擇 勇於面對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幸福和快樂
  • 40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鉅亨看世界─融冰的憂愁

 
全球冰山因氣候變化,正加速融化當中。(圖片來源:電影「不願面對的真相」官《紐約時報》報導,居民 Celia Cruz 表示她不得不減少洗衣煮飯等行為,好節省水源。此外,每一天她都必須前往鄰近環境較佳的社區,看看能否尋找到清潔引用水。  Celia Cruz 住在這裡已經 10 年了,她的丈夫身為一名建築工人,每個月都能獲得不錯的薪資。但是,現在有錢卻都也買不到水。  Cruz 說︰「我正在想是不是該搬回鄉下,不然該怎麼辦呢?兩年以前,水源的取得從來都不是問題。但是現在,只要沒有水,就不能生存下去。」多數科學家表示,當地冰河長期供應水電,但近年來全球暖化,導致冰河快速融化,造成對當地民眾的影響,灌溉農業的民眾亦飽受衝擊。如果水的問題再不解決,El Alto 地區將很有可能成為玻利維亞中,第一個因氣候變化而發生傷亡事件的大型城市。由世界銀行 (The World Bank) 所做的一份報告顯示,在未來 20 年間,氣候變化將使安第斯山脈(Andes) 的冰河融化消失,此舉將威脅到 100 萬人的存在。
剛於上週結束的哥本哈根氣候會議中,便齊聚了 200 多個國家的代表們,希望能共同商討出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協議。
世界各國領導人一直認為,富裕國家必須提供資金和技術,以幫助發展中國家改善溫室氣體排放問題。但是具體的行為,如哪些國家該支付多少資金,或提供怎樣的技術項目,仍然有許多爭議。
在哥本哈根會議中,一些貧困國家的代表們表示,如果富裕國家不願提供足夠的資金,他們將採取退出行動。此外,在本月 14 日時,貧困國家代表也因對抑制溫室氣體排放的關鍵條約缺乏支持而感到憤怒,在哥本哈根談判桌上中途退場,使氣候變化會議陷入混亂。美國首席談判代表 Todd Stern 重申,美國一定會幫助並支付這筆「氣候債」。同時,歐盟也作了初步承諾表示,同意支付為期 3 年,每年 35 億美元的資金,以幫助貧困國家對抗溫室氣體排放。不過經濟學家預測,貧困國家要成功對抗溫室氣體排放,至少需要 1億美元以上的資金成本。
憤怒的聲音
玻利維亞近日來面臨氣候變遷所引發的災害,使它們向國際發出了憤怒的怒吼。  玻利維亞駐聯合國大 使 Pablo Solon 表示︰「冰河融化是嚴重且無法用金錢所徹底解決的問題,首當其衝的就是海平面上升,如果你的國家也面臨這樣的問題,你會怎麼做呢?」 科學家表示,豐厚資金和先進技術將可以建造出一座精心設計的水庫,進而解決玻利維亞 El Alto 地區的水源問題。在過去,環繞著城市的冰川是最天然的水庫,在短暫的雨季中收集水源,並在南美長期乾旱的氣候中供水供電。可是隨著氣溫和降雨變化,冰河不再一往如昔。玻利維亞冰河學家 Edson Ramirez 在這 20 年間,一直不斷地紀錄著其冰河萎縮的狀態。他說︰「冰河融化的速度遠遠超過我們所能做的,要建造一個水庫至少需要 5-7 年的時間,我不知道這樣是否真的來得及。」玻利維亞冰河融化速度之快已遠遠超過 Ramirez所預期。他曾預測,Chacaltaya 冰河將至少要到 2020年才會開始融化,然而它今年已經發生了。2006 年時他也曾說,El Alto 地區的水源需求將會超過供應,而它真的發生了。不過,冰河融化不能僅僅歸咎於全球氣候暖化。玻利維亞是個極度貧困的國家,其平均每人國民收入約為1000 美元。城市供水也因為人口增長和不完善的管理方式而顯得不堪重負。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玻利維亞政府沒有足夠資金來管理城市供水﹔同時在幾年前,政府將水力公司國有化之前也曾表示「水即人權」,以至於到現在,El Alto 地區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全職的水技人員。
處在生存邊緣的人口
在玻利維亞國立 UMSA 大學 (Universidad Mayorde San Andres) 參與氣候變遷研究案的負責人 Dirk Hoffmann 表示,在玻利維亞,人民已處於生存邊緣的困境,現在還要面對氣候變化壓力,及所引發的巨大社會問題。這使得國內發生衝突的危機上升,或許不會達到內戰的程度,但總是令人感到不安。事實上,當 Celia Cruz 和她的鄰居們在 El Alto地區身受缺水之苦時,居住在富裕區域 La Paz 的人民並未受到絲毫影響,顯示出貧富之間的不公平。一名在 El Alto 地區負責分配水源的官員 Edwin Chuquimia Velez 說,不公平是顯而易見的。玻利維亞水力公司主任 Victor Hugo Rico 也坦承他很擔心供應不足的問題,但卻否認有配置水源的情況。他並表示,目前有三座水井正在鑽探中,期盼能替 El Alto 地區增加水源,此外政府也正在制定更多方案,以減緩缺水現象。在玻利維亞,冰河即是其壯麗景觀的一部分。它在環繞著 El Alto 和 La Paz 地區,並供給這兩個區域近 8 成飲用水。因此,冰河的消失之於玻利維亞民眾,就像是紐約人失去了世貿雙子星塔一般。來自 La Paz 區的 Gonzalo Jaimes 登山領隊就說︰「看到這一切的變化讓我感到沉痛。」Chacaltaya 山脈海拔高達具有 1.75 萬英尺,是玻利維亞安第斯山脈 (Andes) 區最具象徵性的高峰,過去在這多山之國境內,它曾是少數可以滑雪的區域,在國內外探險家之間頗具盛名。直到 2005 年,冰河的表面開始融化,已不在適合滑雪運動,山上的滑雪小屋、出租設備等逐漸被人遺忘荒廢。海拔較低的冰河特別容易受氣候變化影響。(圖片來源:電影「不願面對的真相」官網)雖然所有冰河都隨著時間推移和溫室效應而逐漸融化,但近來研究發現,那些體積較小、相對而言海拔較低的冰河-如玻利維亞的冰河,會特別容易因為氣候溫度升高而受影響。對於該地居民來說,水源是其最大的問題。此外電力也仰賴於水力發電。
一連串的氣候衝擊
在距離 La Paz 區兩小時車程的 Khapi 村莊中,人們將 Illimani 冰河視為「如神一般的偉大保護者」。在 10 年前,即使是在乾旱期間,冰河皆能提供穩定水源、灌溉農作物。然而現在,土地豐沃的美景已不在,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乾癟的作物和乾裂的土壤。該村副村長 Hector Hugo Chura Chuque 表示,他們沒有自來水管道,也只能提供斷斷續續的供電,這樣的作為毫無效用。有些居民甚至表示,缺水缺食物根本無法生存下去,他們決定不再生育下一代來體驗這種痛苦。距離 El Alto 幾百英哩之處的一個中產階級區域,水源也已經成為令人苦惱的關注焦點。從今年 9-11月,其每天只能使用充其量 8 小時的用水。懷有 8 個月身孕的居民 Julia Torrez 表示︰「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限水,有時是早上,有時是下午。每當水龍頭開始流出水,我就必須快速拿起數個水桶儲水。」這種現象,對一個身穿牛仔褲、受過良好大學教育的她來說,實在難以習慣。今年 10 月,La Paz 區的官員要求洗車業者暫時提供其服務,自動洗車業者表示,他們也是那時才知道已經沒有足夠的水可以用在洗車上。在過去幾年間,玻利維亞的生活因為一系列極端的天氣事件而受到衝擊。許多科學家認為,最主要的原因與氣候變化有關,不過貧窮如玻利維亞,它們並沒有什麼長遠的科學數據可以證實這點。今年高溫氣候帶來強烈的陽光,玻利維亞有 7000多人死於乾旱,另有近 10 萬人因為牲畜瘟疫而染病。在過往,每 7年才會發生的嚴重暴風雨,現在則是經常發生。氣溫上升意味著農作物將受到蟋蟀和蠕蟲的殘害,同時,瘧疾和登革熱等疾病更是無法避免。富裕國家雖然同意,他們有責任幫助貧困國家減輕這種壓力,但卻仍然不願意釋放資金。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貧困國家對於解決氣候問題很少有具體計畫。以玻利維亞為例,在其自來水公司中,只有少量資金和專業知識,因此它很難去執行一個巨大的新計畫。比往常晚了一個月,在 11 月底,雨季終於開始了。Cruz 家裡的水龍頭也終於開始供水。但是從前總能結成冰川的雨水,如今已因為太過溫暖而無法結冰。參與氣候變遷研究案的負責人 Hoffmann 表示︰「我們現在生活的地方,在幾年以後即將消失不見,是不是很諷刺?」

文章摘錄:[2009-12-22]鉅亨看世界─融冰的憂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