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美金媽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除了價格 人生其實還有許多選擇 選擇你所愛 愛你所選擇 勇於面對
珍惜當下所擁有的幸福和快樂
  • 40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世外桃源的樂章~寮國義診第一天

   永珍到腊哨340公里的路程,
從黑幕低垂到黎明初起(21:00~5:00),長途跋涉,大家一臉倦容之餘,細數昨夜的車行狀況,而我卻是睡眼惺忪,腦海混沌之際,接到15把房間鑰匙,一棟三層樓的原木建築,空氣中傳來陣陣的原木香(檜木和香衫),這是我們在寮國期間的下褟處~張林木業的莊園,分配房間,宣達莊主給我們的注意事項:
(1)    每天早餐7點鐘,中午12點鐘,晚上7點鐘用餐.
(2)    熱水器因昨一場大雷雨,電路損壞,來不及搶修,習慣洗熱水澡的夥伴,可到有熱水器的房間使用.
(3)    睡覺前,請抖動棉被,因地處偏僻鄉下,難免有蜈蚣蠍子昆蟲之類造訪.
(4)    園區養了30隻土狗,其中體型最大的叫哈利,性情也最兇,碰見牠記得大叫”哈利’.
(5)    電器充電,充飽和時,要馬上拔除插座,免得雷雨,損壞器用品.

 
張主任佈達事項,各組工作分配,上午時間大家養精蓄銳,下午才開始義診.大夥才稍稍放下疑惑不安的心,因為這對多數團員(第一次參加)來講,這不是預期中的變數,車行時間的誤點,相形影響接續的行程,在精神和體力上有了挑戰,當然,要燃燒自己的同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啊!只能說大家都太敬業了.
       今天預計九點鐘在波麗康塞省腊哨縣通哲倫村一所小學舉辦義診開幕式,然因為沒有協調好,所以遲至十點多在匆忙之中,找了幾位夥伴同行,到了現場,已有病患聚集,見了副省長,簡單的開場致詞後,從掛號到領藥的流程安排,便開始了今天的掛號程序,下午才正式看診活動.但病患的熱烈登記,讓我感受到病患的需求,這一刻再也不能停下腳步,他們是需要幫助的.

      義診就像一盞燈,讓貧病者的黯淡有了光亮.我們在通則崙村的村民等待下,義診活動正式展開,夥伴們也一一站在自己所屬的工作崗位,掛號生命徵象的測量,篩檢和分類,看診檢驗領藥的動線完成就診流程,當然,最重要的靈魂人物是翻譯人員,在寮國的官方語言是寮語(LAO),寮國全國約68種族,
寮龍族(Lao Loum,平地民族),主要為寮族、泰族,約占人口65%,主要居住於湄公河沿岸平原。
寮聽族(Lao Thoeng,丘陵民族),主要為Khamu、Lamet、Laven、Sedang及Nyaheun等族,約占人口22%,居住於海拔1,000公尺以下丘陵地,生活水準低。
寮松族(Lao Soung,高山民族),主要為苗族(Hmong)及瑤族(Yao),約占人口10%,居住於海拔1,000公尺以上山地,以種植旱稻及罌粟為主。
     從他門的族群分類上,語言上可使用泰語,特別是寮語和泰語可以相通,在觀光都市普遍通用法語、英語。越語.這對在台灣一直推廣國際語言~英文來講,是一大諷刺,尤其路竹會國外義診主打路線是偏遠落後,沒有醫療照護的城鄉聚落,教育不普及外,文盲不識字者眾,地方語言是主要的溝通管道,那如何能了解當地居民的病痛呢?幫助他們呢?當然這背後最大的推手便來自於長年居住在當地的台商農技團,甚至是駐外單位人員的幫忙,一次次海外義診成功順利,無庸置疑地他們是幕後最大的功臣.

 
      雖然義診活動揭開了序幕,翻譯人員明顯不足,為義診活動帶來了變數,醫護人員陷於槍已上膛,卻無子彈可用的窘境,搶翻譯人員卻成了今天的重頭戲,在喬先生的協商下,唯有自己下海擔綱這樣的重任,搏命激情演出,雖然族群不同,語言上有些許的認知差異,但在資深護理師玉雲姐的專業疾病篩檢下,讓看診醫師更能明瞭病患的需求,可以得到專業的幫助,讓義診活動的流程更為順暢,絲毫不受翻譯人員不足的困擾.

      不速之客,是錦上添花?還是雪中送炭?一度來了4~5個會講華寮語的黃皮膚臉孔的華人,圍在診間,我以為他們是翻譯人員?還是病患?手中也沒有病歷紙,趨前一問,他們說來看看的,沒多久一哄而散,就當他們是來看熱鬧的吧!不愧是中國人的特性,走到哪.熱鬧到哪.
     貧因病起,病由貧生,即使在已開發國家美國,仍有先進醫療網無法照護的黑暗角落,更別說在寮國了,這個在中南半島最後的一塊處女地,屬於一個較封閉與保守制度的民有主義的共產國度,一切似乎都沒有被污染,也保留淳樸的風土民情內涵,治安好,百姓善良單純.尤其女性看婦女疾病,都不會直接主訴婦女問題,大都偏向話題轉圈圈,也會因為看診環境不夠隱密,而轉移話題,甚至拒絕我們所安排的醫師看診,雖然這次義診有婦產科女醫師隨行,若沒有更敏銳察覺病患的需求,就有失我們千里迢迢來到這裡義診的美意了.
  寮國為一個民有主義的共產國家,這裡的醫生薪水僅約台幣三千元,護士約一千五百元,永珍的物價並不會比台灣低,薪水少福利又不佳.對於醫療環境來講,城鄉差距大之外,貧富懸殊更顯現出健康照護的漏洞,據說:病患到醫院看診,每一個關卡都會給小費,才能優先排隊、就診、領藥,如果沒有小費只有等待,無法受到好的醫療照護…,我的思緒宛如浪打心頭,糾結在翻滾的浪花中,我們能做的是盡己所能,稍稍緩解病患的病痛..

       根據美國人口研究機構「人口資料局」(PRB)最新發表「世界人口統計」調查統計,截至二○○八年中,我國的「零歲平均餘命」(平均壽命)為七十九歲, 至於「亞洲平均壽命最短」的國家,為寮國與緬甸,同樣都是六十一歲..看到這樣的數值,就可以深深地感受到病患對於醫療照護的渴望,這也是我們努力的空間和舞台,義診是條漫長而孤寂的道路,通常沒有耀眼的鎂光燈,有的只是長途跋涉、披星戴月的辛苦奔波,若沒有堅定的理想,是很難繼續走下去.
      空壓機達達聲,劃過午後的天空,義診如火如荼地進行中,醫護人員除了要忍受天候的悶熱之外,甚至如廁的環境,因為沒有水,大夥們還要憋功一流.在牙科,不透氣的防護衣下,汗水如泉湧出.還有不時的斷電和電線著火,這些突來的意外都是造成義診暫時中斷的元凶,甚至不耐等候的病患,憤而撕去病歷紙,離去….,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是甚麼原因讓他這麼樣地生氣?我不瞭解,也無從了解,但卻讓我有很大的振撼,心想付出不能只是單向的認為與給予,即便是你滿懷了愛心,若沒有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那麼愛心也只能是流於形式上的空殼子罷了!雖然這不是我們所樂見的結果,除了讓人感到無奈外,也別無他法去追究.
        收拾好醫療器材,結束今天的義診活動,回到張林木業的莊園,放下緊繃的面具,環顧莊園四周的景觀,給人輕鬆安定的心情.寮國地理環境屬於內陸熱帶季風氣候,一年之中明確的分成乾季和雨季兩個季節,現屬雨季印度洋氣候,時而雨,時而晴,時有風,時而悶熱,很多變的天候,也正因為如此豐富,遠處的天空出現,飄散在天際的火燒雲晚霞,一股詭譎多變的氛圍,似乎透露出不可知的未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